相关文章

离婚复婚 我的心在期待什么(组图)

来源网址:

  下班了,同事们都走了。我一个人留在办公室玩电脑。幸好我是单独一间办公室,下班不回家不会引来人家的关注。玩到八九点,随便找个地方吃点东西,十点左右到家。如果没有应酬,我每天的生活就是这样的—枯燥,无味,冰冷。人家盼周末,我怕周末。

  这一切要从我的婚姻说起。我是农村孩子,会读书,大学毕业顺理成章留在大城市了。那时公务员的工作不像现在这么吃香。我长得不好看,不会打扮很土气,甚至称得上难看。毕业几年追了好几个女孩,都以失败告终。直到单位同事给我介绍了陈丽。她是武汉人,没读什么书,在一家商场当营业员。长得中规中矩,家里条件算差的—父母下岗,还有一个不务正业的弟弟。

  我其实看不上她,但她对我还算积极。我是外地的,觉得结婚了有房了有孩子了才算在这里安家。所以对于陈丽的主动我并没有拒绝。一来二去她怀孕了,我们就匆匆领证结婚。说实话,除了家长里短的事情可以说几句,我和她没有过多的话题。

  一件衬衫一个吻

  都说男人的品位和魅力会随着年龄的增长,职位的提升而增加的。我也是如此。

  因为工作很踏实又吃得起亏,虽然没有背景,我的职位还是一直在上升。35岁后,身边的女人对我的态度明显好了,还有主动搭讪跟我攀关系的,有时候,我忍不住觉得外面的世界真精彩,真不该那么早进入围城的。

  诱惑真的太多了,我一直还算把持得住。直到三年前我认识了马小莱。她是我老家的人,七弯八拐的和我扯得上一点亲戚关系,所以要我帮忙找工作。没找到工作之前,我先安排她在我们单位实习。马小莱不是一个好学生,在三流大学混的文凭。在我们单位实习得我罩着她。好在她学习态度好,不管你怎么骂她,她都睁着迷茫的大眼睛,然后弱弱地说:能再讲一遍吗?有时她会说:你真厉害,我好崇拜你。

  不久以后,我就给她找了工作。临走的时候,她送了我一件衬衫。比较艳丽的粉色。她说:这件衬衫可以配你那条蓝花领带。你还年轻,别穿得那么老气。

  结婚这么多年,老婆从来不管我穿什么。她觉得我穿单位发的西装和衬衫就足够了。难得有一个女孩这么关心我。突然我就管不住自己的嘴了。我问马小莱:在你眼里我还年轻吗?她没回答我,而是绕过我的办公桌狠狠亲了我。接触到她柔软的嘴唇,我觉得被爱情击中了。

  离婚其实很简单

  陈丽的父母一直和我们住。虽然后来我们在附近又买了一处房,可她和她父母都觉得挤挤就好,另一处房子拿来出租。除了她的父母,还有她不务正业的弟弟,三天两头跑来。

  买车的计划早几年就和陈丽说了,起初她同意,说买辆七八万的车代步。好不容易等我驾照考到,她变卦了,说买车不如买房划算。也没有和我商量,她把买车的钱拿去买了一套小产权房。我得知房子是她弟弟撺掇她买的,更是气得吐血。

  和马小莱在一起以后,买车更是迫在眉睫。陈丽捏着我的钱不松手,我天天回家为这事和她吵,最后她烦了说:离婚。正中下怀呀,我说:离就离,你把存折给我,别的我都不要。陈丽在气头上,第二天就和我去拿了离婚证。

  当时女儿正要小升初考试,我单位又在搞竞聘,所以我和陈丽约定,暂时不把离婚这事公布。

  她要的我给不了

  婚离了,车也买了,外面房子租好了。我幻想着和马小莱的幸福生活,可是小莱却变了。她不再成天腻着我,每天下班玩到很晚才回来,回来后身上带着烟酒味。刚和我在一起时,她穿着朴素偏成熟,上班后越来越前卫,黑色指甲油,肚脐环,还说要去穿舌环。我说:工作是我帮你介绍的,你在公司打扮成这样不太好吧。她若无其事地耸耸肩说:不是有你罩着我吗。

  说多几句,她就说:大叔,你好烦。我只能感叹有代沟,还是好几条沟。

  女儿的学习日渐紧张,我要辅导和督促她,所以回家次数越来越多。反正马小莱也晚归,我一个人守在出租屋里没有意思。

  女儿考外校前一周,我全部守在她身边。等我回到出租屋,发现马小莱的东西全搬走了。我打了个电话给她,问怎么回事。她说:大叔,不耽误你当好爸爸,我闪了。没有过多地纠缠,我知道,她要的东西,我给不了也给不起。

  我的内心在期待什么

  女儿争气地考上了外校住读了,陈丽的弟弟终于结婚了。不知道怎么的,她父母也搬回了老房子。有一天晚上,我们陪女儿吃完披萨,我看女儿睡着了准备走,她突然拉着我流眼泪。我问她怎么了,她不回答。哭了好久,她终于擦了眼泪,然后说:你能回来不?

  其实我们结婚这么多年,感情还是有的。再加上在马小莱那里受到的打击,我觉得情人还是老的好吧,就这么又去复婚了。当然也约法三章。第一,我的工资归我自己,我每个月给生活费。第二,她父母和弟弟不能有事无事到家里来住。第三,行动自由她不要随便干涉。我到现在都不知道,陈丽是否知道我和马小莱的那一段。是完全不知情?是隐约发现蛛丝马迹?还是洞悉了一切?

  复婚后,生活还是那样一成不变,陈丽又变成了高高兴兴的家庭主妇,上着班,赚点零用钱,空余时间就打牌或是去父母家聊天。每当我百无聊赖地坐在办公室,心里总有些说不出的失落和期待,还会有一个“马小莱”吗?

  制图/刁晓玲

  女性视角

  文/潘璐

  从陈丽的角度看,她的婚姻是幸福的—丈夫升职,越来越有成熟男人的魅力;工资全部上缴,允许丈母娘老亲爷小舅子长期进驻;按时回家,爱女儿……心里烦时跟他离婚了,想要他回来时,他也回来了。

  但从旁观者的角度,这场婚姻实在危机四伏。

  说这些,并不是希望女人去当侦探,从外到内紧密注视男人的变化。只是觉得,任何好处,如果不是凭自己的能力获得的,不管看起来如何实实在在的握在手中,终究是有些靠不住。